Chii

【周叶】伐开心,要搞

转到这边来~

 
 

那伽梵陀:

 

  

*上海话

  

*灵感及部分梗源自微博买包包段子,不过知道那个抄黄浦江之后改掉好多,基本没关系了

  

*肉渣一小坨

  


  

这次的全明星周末有点两样。

  

因为周泽楷伐开心,闹情绪。

  

周泽楷伐开心本来跟叶修远开八只脚,但是最扎台型的伐开心,闹情绪,冯光榔头只好找第二扎台型的混腔势,这就跟叶修搭界了。

  

叶修想,我触霉头啊,小周喇叭腔,害得我浆糊也么办法捣了。

  

叶修决定找周泽楷做做工作。

  


  

晚上叶修把周泽楷叫到房间。

  

叶修:“小周哪能啦,伐开心啊?”

  

周泽楷闷闷地:“……嗯。”

  

叶修语重心长:“哪能伐开心,讲把我听听呀。”

  

周泽楷不响。

  

叶修:“勿要帮我讲买包包。我穷得来嗒嗒滴你晓得的,买也买大兴的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不是……钱……我有。”

  

叶修点头:“肯定的,大户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  

叶修:“包包也不要买,我想伐册你想哪能呀。”

  

周泽楷不响。

  

叶修怒:“头皮撬了是伐,讲不讲!”

  

周泽楷作孽兮兮地看着叶修,两只眼睛水汪汪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,看得叶修肉麻死了。

  

“小祖宗,有啥事体好好讲,我听的。”

  

周泽楷低着头轻声说:“……搞。”

  

叶修没听清:“哈?”

  

周泽楷又说了一遍:“要搞。”

  

叶修一滴汗。

  

周泽楷开始一个一个词往外蹦:“明华,得伊老婆,一个礼拜搞三趟。”

  

“阿拉,轧朋友,一个礼拜。”

  

周泽楷越说越委屈,一副哭册乌拉的表情。

  

“一趟也没搞过。”

  

叶修汗汤汤滴,你也晓得才轧了一个礼拜啊。

  

周泽楷:“伐开心,要搞。”

  

叶修无奈:“伐是伐把侬搞。”

  

叶修:“但是,要听冯光榔头的话,冯光榔头叫你参加活动,要配合,晓得伐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  

叶修摸摸头:“乖。听话,以后总归有机会搞。不听话,想也不要想,晓得伐。”

  

周泽楷破涕为笑:“嗯。”

  

叶修无奈:“哎,你看看叫你,这也好不开心的,戆是戆。”

  

周泽楷开心:“要抱抱。”

  

叶修把他搂在怀里:“抱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要香嘴巴。”

  

叶修把脸凑过去给他亲:“香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要搞。”

  

叶修一甩手:“搞你个魂灵头搞!神之胡之!都是因为你这个小祖宗害我立也立不起来了!困觉!”

  

周泽楷撇撇嘴巴,搂着叶修躺到被头洞里,一会儿亲亲脖子,一会儿捏捏小肚子上的奶脯肉,搞得叶修汗毛凛凛鸡皮疙瘩抖了一床单,觉么也没困好。

  


  

第二天。

  

经过又一天全明星活动的摧残,到晚上叶修一回宾馆就扒手趴脚往床上一滩,像块烂肉一样。

  


  

冬冬冬。

  

叶修装戆。

  

冬冬冬。

  

叶修死样怪气开门:“哦,小周啊,我当是黄少天那个饭泡粥类。”

  

周泽楷一脸疑惑。

  

叶修道:“你勿晓得,黄少天天天噱我打牌,打80分,这滑头门槛精得不得了,叫我跟张佳乐做对家一刚,旁友帮帮忙,这不是给我吃药吗,除非我额骨头碰到天花板,还白相啥么事白相啊。”

  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  

叶修招呼周泽楷进房间,两个人并排坐到床上。

  

“小周坐,什么事啊?”

  

周泽楷一脸凝重:“要搞。”

  

叶修一抖,旁友你也太单刀直入了伐。

  

“咳咳,这个问题,我考虑过了。”

  

朋友也轧了,早搞晚搞都是搞。叶修早就想穿了。

  

但他依然假模假样摆噱头,“搞也可以,有条件的。”

  

“嗯。”周泽楷一脸随便你提,反正你搞不过我的表情。

  

“帮兴欣抢五个boss。”

  

“……勿好。”

  

“勿好我回窝里厢寻个小姑娘结婚去。”叶修理直气壮。

  

周泽楷嘟囔:“……看不上。”

  

叶修掀桌:“小鬼头啥意思!觉着小姑娘看不上我?帮帮忙,我的女粉丝从人民广场一直排好排到静安寺,旁友拎拎清爽!”

  

周泽楷听了微微一笑,缓缓地说:“火车站……浦东机场。”

  

噢哟,嗲伐色了。意思小姑娘有你就不要我是伐,长得帅了不起啊。

  

叶修气结。

  

不过有句刚句,这周泽楷卖相是真的好,没有小姑娘看了不欢喜的。不止小姑娘,就刚刚那一笑,叶修都涌起一股唱歌的冲动,春天里那个百花香,浪里个浪里个浪里个浪。

  

周泽楷笑嘻嘻:“要我……还是boss?”

  

“boss!”叶修秒答。

  

周泽楷伐开心,扳着一张脸开始扒叶修裤子。

  

叶修大惊:“你这小鬼头胆子越来越大了!对你客气当福气!”

  

周泽楷勿睬伊,一门心思扒完上衣扒短裤。

  

叶修眼睁睁看着自己迅速变成一只剥光猪猡,索性横竖横,搞就搞,谁怕谁!

  

想穿了就头冲下去解周泽楷皮带。

  

叶修原本脑子里打的算盘要帮他别别苗头,大家都是男人对伐,不能太坍招势对伐,这下好,不解还好,一解吓一跳。不得了,周泽楷裤裆里的家生绝对赞货,模样好,颜色灵光,随便摸两下,立得笔笔挺,像根落苏一样,块头大得不得了。

  

叶修昏过去。

  

这玩意儿戳进屁股里,要出人性命的。

  

叶修颤抖:“小周啊,要慢要稳知道伐……”

  

周泽楷睬他白眼。

  


  

周泽楷把叶修揿在席梦思里穷搞八搞:“吃不吃我。”

  

叶修被搞得七荤八素,一张尖牙利嘴话都说不利索:“吃……吃……哥吃死特你了!”

  

周泽楷开心,劲道堪比打桩机:“适意伐。”

  

叶修白他一眼:“十三点。”

  

周泽楷不依不挠:“被我搞,适意伐。”

  

“适意适意。”叶修只好如实回答。“偶哟喂,我勿来赛了。”

  

叶修嘴巴里说着勿来赛,实际上感觉邪气好,“小赤佬,你,你辣手的……要放了!要飚了!”

  

周泽楷跟他一道飚,飚得身上脸上一天世界。

  


  

到了早上叶修悠悠转醒。顶着一张隔夜面孔,是腰也痛,屁股也痛。

  

看着身旁周泽楷一副鲜格格的样子,忍不住翻毛腔撮他两句:“啧啧,你们S市小囡就是作!吃不消。”

  

周泽楷汗颜:“……男的。”

  

叶修不服气:“男小囡也作。你敢说你不作?”

  

周泽楷:“……你吃。”

  

叶修怒:“吃什么吃,请你吃竹笋敲肉吃不吃。”

  

“你吃我。”周泽楷得意洋洋。

  


  

叶修胸闷,周泽楷你为什么这么老卵。

  


  

-end-

  


  


  
 
评论(7)
热度(710)

© Chi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