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i

【周叶上海话(二)】有钞票,就欢喜作

 

前文:周叶上海话(一)伐开心,要搞

时隔大半年,我又来推广上海话了……

 

轮回和兴欣两家人家一道给联盟新企划的节目拍宣传片。拍摄地看西洋景的人潮潮翻翻。打扮得花花绿绿的小姑娘,大都是来看周泽楷的。也有许多人吃饱饭没事情做来噶闹猛。

这次的策划大概前一天夜里头睡扁掉了,想出来的台词比较难为情,尤其是叶修的部分。

叶修一开始死活不肯去:“肯定是冯光榔头存心叫我难看!”随便谁拉他都是一副死腔样子:“不去,阿哥我不去。你看看叫,看看叫,什么里个东西。我讲给人家听,人家要笑我的!”直到老板娘发令:“不拍对伐,不拍可以,以后香烟不要吃了。网吧里不要吃,上林苑不要吃,香烟没收,谁也不要吃。”指指魏琛方锐,“大家都不要吃。”

魏琛和方锐不作兴了,五斤夯六斤把叶修扛去拍片。

可怜的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NG了好多次,总算把这段恶形恶状的台词念完了:


叶修:“我爱你。我无所谓你老是让我等啊等啊等得来心脏病也发作了。”

叶修:“我爱你。也无所谓每次好不容易等到,你拍拍屁股又一脚去。”

苏沐橙:“慢慢叫,你爱的人到底是我伐?你寻我开心是伐?”

叶修:“旁友,你听我讲光好伐啦?——吃好夜饭看电视,听阿拉小潘讲故事。”

苏沐橙:“选手八卦不用愁,都来找我们李艺博。”


叶修的造型颇有老上海的味道,三七开小分头,油光锃亮,长大褂,手里一把折扇,倒是蛮适合他那副神兜兜的样子,不过第一眼看上去还是很滑稽。

魏琛和方锐两只油煎猢狲看到叶修的扮相,当时就捧着肚皮笑得嗝进嗝出。一点面子也不给叶修。

叶修怒了:“笑什么笑,前世里没看到过老克勒啊!这叫噱头,懂么不懂。”

魏琛大笑:“老面皮,还噱头,看看人家周泽楷,什么叫噱头。”

周泽楷就在他们旁边,叶修对比之下,一下子显得巴了。名牌西装,烫得笔笔挺,皮鞋擦得锃锃亮,衬衫、领带、皮带、裤子、皮鞋都是花功夫配好的,都很考究,很洋气的。周泽楷自己也争气,天生长脚螺丝,随随便便一站,噱头势伐得了。

台词也简简单单,就一句话:“哪里有胜利,哪里就有我。”横批:“小周在现场。”

周泽楷拍的时候周围全是女小囡痴头怪脑穷叫,叫做没有屋顶,有的话屋头顶都要被她们掀掉了。

周泽楷偶尔挥手致意,大部分时间闷声不响,看起来和平时没两样,但是仔细看他的脸,却是册污面孔。

自己的部分拍完,周泽楷就钻到休息用的洋房里。洋房里有几个轮回和兴欣的队员正在休息,他存心不跟其他人一起,一个人窝在暗搓巴拉的妖泥角落。

叶修拍完过来,看到周泽楷好像又不知道为啥闹情绪了,坐到他旁边。

其他人眼睛看来看去,轧轧苗头不大对,一哄而散跑出去透气了。剩下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,在空空荡荡的洋房里面对面。

叶修试探地问:“伐开心啊?”

周泽楷声音闷闷:“嗯。”

叶修很无奈:“哪能又伐开心了啦?哪能一天到夜伐开心的啦?我也是真吃不消。”

周泽楷可怜巴巴:“爱我伐。”

叶修伸手摸摸周泽楷额头。怪伐,伐烫呀。

周泽楷嘴巴撅起来:“侬伐爱我。”

叶修忙解释:“爱,当然爱。”

周泽楷嘴巴还是撅着:“伐相信。”

叶修:“做啥伐相信啦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不讲。”

叶修一拍大腿。明白了,搞半天原来是这样伐开心。叶修想了想,自己的确没讲过类似我爱你的话,但他从来不觉得这是问题,好笑地说:“奔三的男人天天爱来爱去,泥心伐啦。”

周泽楷嘴巴撅得更加高了,差一点点就要碰到鼻头了:“伐爱我。”

叶修哭笑不得:“爱的呀爱的呀。要怎样你才相信啦。”

周泽楷两只眼乌子闪闪发光,巴登巴登看着叶修:“让我搞。”

叶修瞪大了眼睛:“侬再讲一遍?”

周泽楷:“戳你屁眼!现在!”

娘额冬才,造反了。叶修气死了,气得来阿噗阿噗,恨不得辣辣两记大头耳光噱过去。

他又羞又怒:“侬,侬,”侬了半天侬不出来,“谁教你讲这种下作闲话的!讲出来我帮他搞搞路子……唔……”

周泽楷完全没听叶修讲什么,嘴巴自说自话就亲上来了。

他的吻技不算鼎鼎好,但是眼眼较碰到眼眼较,叶修就吃他那一套,因为他的姿态强硬霸道,像饿死鬼看见红烧肉一样,咬得紧紧的,打耳光都不放。下嘴其实很讲究,缠绵细致,暧昧又煽情。

叶修一边被亲一边想,算了算了,认识你算我路道粗。

周泽楷顺势把叶修压在墙壁上。

两个人鼻尖抵鼻尖,呼吸急促,眼看着就要发生什么伐健康的事体。

周泽楷轻声说:“到楼上去。”

叶修笑笑:“到楼上去做啥。”

周泽楷眼皮眨眨。

叶修说:“不要勾引我,我们兴欣长得好看的人不要太多,我一向经得起考验的。”

周泽楷头往下努了努:“喏。”

叶修低头看看,抬眼:“做啥啦?”

周泽楷笑笑:“硬了伐。”

“下作呸。”叶修笑骂道,“你摸摸看呀。”

周泽楷把手伸到叶修衣服里,摸他的腰,又从腰线一路向下滑进裤子,捏住叶修的屁股。

嗯,手感交关好,滴滴滑。

“我册那!眼乌子戳瞎掉了!”忽然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孙翔大叫一声。

抬起头来人已经不见了。

“慢慢叫,小周,”叶修挣扎着说,“有人过来的!”

周泽楷放开叶修的屁股,脸上墨池黑。

只见他掏出手机,飞快打字,然后把手机一扔,气冲冲地冲到门边,把门关紧,上锁。回头。把叶修从头到脚看了一遍,紧咬下唇。

叶修感觉裤裆里好似一阵阴风吹过,风凉的很。不过,纵然内心十分抖豁,他还是叹了一口气。走伐上楼伐,随便你欢喜了。

 

此时此刻门外面,拍好片子的队员们正在花园里笃悠悠地吃吃香烟,吃吃咖啡,噶山胡。

孙翔神色恍惚朝他们走去,脸上的表情活活叫就是碰到赤佬了。

江波涛放下手机,笑笑说:“走了走了,小周请客。吃东西还是唱歌搓麻将,地方随便捡。所有人都来。”

“队长请客?为什么?”孙翔脑子转弯慢。

“杜块头,么清头。”魏琛嫌边地看了孙翔一眼。

“你讲啥?!”孙翔气急败坏。转念一想,就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,想得面孔发红,想得担心自己会不会生偷针眼。嘴巴还是牢:“我哪能可能……不知道……你把我当寿头啊!”

你就是寿头。众人齐心一致地想。

除了你还有谁不晓得,你们队长有钞票,就欢喜作。

 

*广告词改自阿庆讲故事,新老娘舅,小宣在现场及古剑宣传片


评论(14)
热度(205)

© Chii | Powered by LOFTER